King sin

再次见面的时候,记得主动告诉我你的名字。说不定,我还能想起与你有关的故事。

Touch Me💛

那只鼓:

(动图组From tumble @skamisako)恋人之间的亲密小动作最有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动的格兰芬多hhh

白芷红药:

哦不!丹尼尔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好气啊!
突然觉得get到什么有趣的梗了
拽:Drumming with your wand, Potter?
哈利:我不是 我没有 不是我的错是手自己动的。
还有最后那张图……简直不要太过分!鼓盆而歌吗?
强烈怀疑丹尼尔听音乐会抖腿

图出处tumblr账号 hermiionegrangers
大意如下:
丹尼尔:“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搞坏那么多魔杖的。我……我知道我经常拿魔杖敲着玩,我用魔杖在腿上打节奏,然后人们会问‘所以你会打鼓吗?’我说不,不当然不。”

P.S.据在度娘搜到未核实的信息,丹尼尔在整部系列用坏了六七十根魔杖。

【DH/HP】与君同眠(7)

第一章    第六章

·第一次跳出小段子的世界,中篇试水
·可能含有OOC,欢迎指正
·永远爱德哈(♡ ὅ ◡ ὅ )ʃ♡スキ♡

第七章

“谢谢你们的协助,也谢谢这份漂亮的礼物,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上课了。”Harry点了点头,用温柔的目送着最后接受询问的两个拉文克劳的女孩离开。随着门闩的闭合,最后一点脚步声也消失不见,教室才显得空旷起来。Draco在讲台旁边一言不发的看着档案,虚焦的眼神不知是在思考还是在神游。整个的讯问过程一直都是Harry在进行沟通,Draco只是偶尔会做补充提问。

Harry把女孩门送给自己的,施了缩小咒的百合花放在了西装右上的口袋里,这个味道当他感到安心。随后Harry翻了翻笔录,来到讲台边,把笔记本放在Draco的眼前。“根据目前的情况,犯罪实施的时间,地点都没有规律可循。除了他们均为Snape高级魔药研究小组的成员这个共同点以外,根据遇害学生最后接触到的人的描述,他们都去过对角巷。”

“而且均拜访了韦斯莱笑话店。”Draco接过话茬,抬眼时微微有些不赞同的看着Harry胸口的百合花,眼底终于显出些澄明,“看来我们又要去拜访那对红毛双子了。”

“又?”Harry合上档案,看着Draco把桌上的文件叠放整齐的动作明显的一顿。

Draco有一瞬间觉得莫名心虚,他想起了那一批有着蛊惑人心力量的半成品睡梦魔药以及那几个令人欲罢不能的梦境。他干咳了一身作为掩饰,把资料夹在了自己的手臂下方,快步从Harry身侧擦了过去,“没什么,前不久去那边做了例行检查罢了。”

Harry赶上对方的步子,不明白Draco又在别扭什么。

通过飞路网来到对角巷,Harry踩着熟悉的鹅卵石道,看着重归繁华的长街,不由慨叹出声。他想起了很多人,对于他而言,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他遇到了海德薇,遇到了光轮2000,遇到了自己的魔杖,遇到了那个高傲的金发斯莱哲林——即使在这里遇到的大多数东西,他都失去了。但他依旧感觉得到自己的血液有些快的涌向心脏,拥着那个小小的器官,砰砰的跳动。

他不承认这也可能是因为Draco正牵着自己的手,穿行在人群中间,闷热的空气里因为这个似乎都带起了一点点香甜。其实天气并不凉快,天空的阴云预兆着即将抵达对角巷的坏天气。嘈杂的人群拥挤着,路过猪头酒吧时能隐约听到几个半醉的人在低声咒骂着,大多数的巫师都像个普通的伦敦群众一样手里握着黑色的长伞,人们似乎偶尔会忘记避雨也有其专用的咒语。

Hermione曾经向Harry解释,这可能是一种逃避和遮掩。撑起伞后,人们不必摩肩接踵,伞下的空间总是独属于一个人的。这样的自我保护欲望真的会通过一把小小的雨伞体现出来吗?Harry总有些不信,但他看着Draco的背影又隐隐的有些相信。Harry知道,Ron也好,Hermine也好,甚至是Dumledore,在自己彷徨无助时总有人会在身边提醒自己,无需害怕。这些陪伴,让他最终走出了那个灰暗狭小的储物间,成为了人们眼中的救世主。

而Draco呢?有人能陪他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吗?他已经给选择性的跳过了那么多生命的步骤和进程,甚至将死亡视作骗局。Harry突然有些不太理解,Draco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而所有的蜷缩与回避又意味着什么。

在Harry胡思乱想的时候,他们已经步入了韦斯莱笑话店。店铺外还是红发韦斯莱的高脚帽挂牌,但店面内部的装潢却看着像是蹦跳嬉闹魔法笑话店(Gambol&Japes)和蜂蜜公爵的混合版。也对,Harry想,Draco从没进到笑话店的里面过,一切与韦斯莱家族有关的东西,马尔福们在任何时候都嗤之以鼻。

“是我们的男孩,Harry!”

“还有臭脾气的男孩,Malfoy!”无一例外的,双子一唱一和的开场白是对话中首当其冲的那一部分。

而Draco这回并不想浪费时间,他希望趁韦斯莱想起那个半成品魔药之前,把调查结束。所以他单刀直入,将魔杖抵在声带的位置,加了个扩音咒“各位顾客,我们是魔法部傲罗司的工作人员现在将于韦斯莱笑话店对店长及店员进行案情询问,请无关人员尽快离开。” 

Harry看着满脸失落的孩子们以及二脸不悦的双子,一边安抚性的向人群致歉,他知道Draco对韦斯莱的态度不会很友好,但这样的场面反而让他觉得哭笑不得。

“好的,”Draco从一罐整蛊糖果后面抓出来了一个一年级的黑发小鬼,拎着对方的衣领子往门外一丢,然后拍了拍手上的灰“那孩子简直就跟Potter一样狡猾,我以为只有Potter的那个身高能拿糖罐当掩护。”

“那个Potter跟着听着呢。”Harry斜倚在柜台边上,把玩着手里的魔杖,只要Draco再说一句Harry不介意让他体验一把当吊灯的滋味。

好在Draco知趣的闭上了嘴,Harry这才转过身去,面对韦斯莱双子向他们解释案情。“… …就是这样,那些学生在昏迷前不久都来过店里,你们对他们有印象吗?”

看着漂浮在空中的照片,Fred率先开口了“是的,有印象。不过你们运气很好,我们前不开始实行了未成年实名制的魔药购买原则,所以他们应该都是有过登记的。”George点了点头,打开了抽屉里的账簿。“让我看看,Joey Smith,Tom Colin。。。。没错,他们都来过。而且都买走了… …狗尾巴棒棒糖和… … 共梦草!Fred!他们买走了共梦草!”

“那是什么?”Harry皱了皱眉头,把那莫须有的什么未成年实名制购买政策给扔到了脑后。Draco则走向了二楼货架,开始搜寻所谓的‘共梦草’。

“别找了,我们在前天你来以后就下架了。”Fred解释,双子再没一脸乐天派的表情,少有的严肃了起来,“前天给你的那瓶睡梦魔药是共梦草的改良版,因为共梦草必须要整蛊对象食用才能起作用。有孩子向我们反应根本没法骗对方吃下去,所以我们把它改良成了液体的药剂装,通过挥发起作用。”

“没错,我发现了。”Draco又掩饰性的干咳了一下,“那种魔药可以控制他人的梦境,但我一直不太理解为什么要加入茱萸。”Draco对于魔药的药效言辞谨慎,他不希望任何人发现自己在‘滥用’药剂或者拿自己做活体实验,但他还是坦诚的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早说该给他一份说明书!”

“你才没说过!刚研制出来哪有什么说明书!”

“好了好了,”Harry赶忙打了圆场,瞥见Draco眼睛里流露出看好戏的笑意,Harry感到有些头大,Draco这是有多想看这俩人干上一架啊,“我们说到哪了?对,茱萸,为什么要加茱萸?”

“那才是整蛊的精华所在!”

“没错,茱萸可以连接人与人的梦境。”

“只要喝下同样魔药的两个人,梦境就可以连接到一起。”

“你可以在梦里把你的死对头痛扁一顿。”

“你也可以偷偷向暗恋的人深情告白。”

“只有你知道那是个梦!”

“但其他人也只当它是个梦!”

彼此呼应得正欢的双子当然没有意识到脸色渐黑的Draco,但他的心理活动是这样的:什么?梦境连接?深情告白?所以不是我一个人在做梦?Potter也在做梦?我俩做的可能是一个梦?Potttttter真的被我亲到了???所以说他什么都知道到了???等等,我记得他也回应我了,难不成他也喜欢我!他回应了我了!对的!那… … 那我要怎么跟Pansy他们讲,他们才会相信我不是在吹牛逼?

不过表面上,Draco只是挑了挑眉毛,握紧了魔杖观察着Harry的反应。

Harry并没有什么反应,准确的说Draco看不到Harry的反应,因为Harry正背对着Draco认真研究着学生的购买清单。Harry突然觉得手指触到的一小块羊皮指上,有些潮湿,他又轻轻摸了摸,那片潮湿并不是自己的错觉。Harry抬起头,发现刚刚窗帘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停在半空中,Fred一动不动的杵在原地,表情僵硬。而George则转头看向他,冲他若有所指的抬了抬魔杖,表情古怪的做了个鬼脸,然后不出声的对Harry说了一句唇语。Harry愣了愣,不自觉得默默念出了“The Marauder’s map.”

活点地图?Harry半信半疑的将魔杖抵在纸张的潮湿处,低声的说“I solemnly swear that I am up to no good.”

原本的潮湿变成了一小滩水渍,湿濡的痕迹不规则的延伸,给褐白色的羊皮卷染上黑褐色的纹路,慢慢的水渍蔓延而过的痕迹清晰起来。Harry眯起眼睛,那似乎是一封简短的信,而字迹是George的。

‘Harry,是我,嘘,没错我进来了,但我不能呆太久。Malfoy的时间不多了,他的生命迹象很微弱,那是留恋梦境的表现,你必须带他回来,你还有24个小时。我为你创造了一个新的空间,时间的流逝会再次减慢,但也不会有很久。这事有风险,不止是Malfoy,你可能也会迷失方向。所以,如果你确定要这么做,就在纸上写下你的名字,如果你想从那里出来,我们再一起想想办法,那就只留下Draco的名字。’

Harry知道Draco在紧紧地盯着自己,每当Draco静下来思索时,周围的一切事物都会静止不动,而George正是借Draco神思游离的契机前来通风报信。而Harry也知道,外面也不会什么别的办法。他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也许从他明白自己对Draco的感情开始,他就再也没有退路了。Harry转身,向走神Draco施了一个定身咒,然后迅速提起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很坚定的,字迹没有丝毫颤抖。

水印的痕迹又多了一行“我早就知道,那祝你好运,Harry。现在,护好你的脑袋。”

突然之间,窗外的风又吹了起来,云层翻涌着向街区袭来,潮湿的空气瞬间充盈了对角巷的每一个角落。笑话店的门窗蓦地被黑色的云雾撞开,浓烟在店铺内横冲直撞,雨雾更是带着雷鸣般的咆哮卷席周遭,将每一个玻璃制品抛掷到地上,砸了粉碎。糖果的甜味和灰尘得苦涩揉在了一起,每一口空气都令人窒息。街道上的人们四处逃散,Draco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切,却发现自己行动不能,他被施下了定身咒。

该死的!有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给他下了咒!

混乱中,Draco用余光捕捉到了一道红银色的光贯穿了二楼的窗户,向Harry的方向窜去。“Harry!Run!”Draco额头的青筋暴起,强大的保护欲让他战胜了那不知来处的咒语。Draco从二楼跃下,甚至没有用悬浮咒为自己缓冲。Draco在烟雾中疯了似的向Harry的方向跑去。终于,他看到了Harry的脸,那双祖母绿的眼睛在尘嚣中看着自己,神情坚定又沉痛——这幅样子,Draco隐约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

头痛袭来,Draco感觉眼前的世界莫名的不真实,他努力的倒着步子,却反而越踩越乱。

这一秒的混乱,却足以令悲剧有机可乘。

那抹红银色的光直直的从Harry的斜后方袭来,埋入Harry的后脑。Harry浑身僵硬,颤抖着动了动嘴唇“I… I’m sorry。”,紧接着,猝然倒下。

“No!”Draco终于找回了重心,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把即将倒下的Harry一把捞进自己怀里,双腿颤抖着膝盖磕在硬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黑色的烟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出店铺,窗外响起闷闷的雷声,像是普罗米修斯被压抑了百年的悲鸣,大雨接踵而至。

 

TBC

之前滚去更另一片Narry了,所以就听了orz

从周更变成月更感觉自己的真的是超不合格的写手

这张剧情有点乱orz想表达好多东西,但又文笔有限

谢谢大家的小心心和小蓝手qwq谢谢追到现在的小可爱们


唔啊_(:з」∠)_GV现场!Kiki大总攻!

太博曰_沉迷冷哥不可药救:

这个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人注意到被锁喉的家伙手放哪儿没XD?

还有那骚魂叫声233~

……



子诚1993:

啊呀呀呀

《The Raven》

Nor the demons down under the sea,
Can ever dissever my soul from the soul
Of the beautiful Annabel Lee.

#渣调#

谈一点常识性错误。(随改随删)

214782:

……就是闲的。


1、除非写架空,否则明朝前请尽量不要出现紫檀家具之类的陈设。硬木家具于隆万后有,明朝之前是没有紫檀黄杨黄花梨等细木家具的,因为,鲁门神器──刨子,没有出现。


2、明朝之前不泡茶,泡茶是对宋朝点茶的传统革新。
另外,古代中国人不喝红茶。红茶的历史只有四百年,且只供外销,中国人自己不喝,鸦片战争与中国红茶垄断出口有直接关系。
唐茶有考,口感大概接近云南青毛茶。且唐茶是真正的吃茶,茶叶研磨入水加佐料,姜桂椒啊啥的。
宋代茶式基本可以参照如今的日本茶道,不多谈。


3、金骏眉是很贵没错,但是金骏眉这种茶型才面世十年,是建国以后中国红茶重振世界高端红茶市场的一大力作,并没有可能出现在以往的任何时代……


4、大可不必凡见佛珠皆称小叶紫檀。小叶紫檀是近些年才炒起来的佛珠料,从前这种东西不以做细玩称贵,都是大户人家拆房子料。


5、输入法里的繁体汉字是标繁,古人的繁体有大量的异体字,简体字的很多写法取自章草简笔,不要一看到就以为抓到了古人的小辫子,大喊人家繁简混用或是字写错了。为避免尊严扫地,如果身边有学人,问问再发言,如果实在认不出来,不要吱声,自己回去翻翻书。


6、用典是传统诗词的重要组成部分,与抄袭是两个概念,当然,也并不属于改编范畴。关于改编,阿绿举的一个例子很恰当: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这才叫改编。
(我知道这一条纯属废话,但想了想还是写了吧。)


7、清朝之前,中国历史上并不存在鼻烟壶。


8、古人见面多称字号。同辈之间见面叫名字,是灰常,灰常,不礼貌的。


9、唐三彩是明器,即随葬品,古人不会在厅堂里陈列。(今天看节目,马先生又提一嘴,说这个唐三彩古代有出土,出土就砸了,晦气。)


10、谈起线装书了补一个。线装书在明朝中叶出现,往前元代多是包背装等,宋代则有卷轴装,蝴蝶装,经折装等,唐代有种书装挺好玩儿的,叫龙鳞装,也叫旋风装(此说存疑),裱得跟一溜倒了的多米诺骨牌似的。
另,宋版书的排版极其精美文雅,据我一个老师说,宋版书在拍卖行都是一页一页卖的,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夸张……(废话!)


11、唐前包括唐,龙的形象都是三爪。

我曾在
第三根肋骨上刻下了你的名字
祈愿每一世都能遇见你

My Girl,My Love.

#渣调#

收着w

电影费洛蒙:

【近两年最好看的18部喜剧】2015下—2017上半年 ​​​​

【DH/HP】你再不喜欢我,我就要操哭你了

私设如山,Lofter将我有敏感词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

Kiss Me Softly.